kon

细细品味,幸福的感觉在嘴里拉长。

【原耽】冰箱里的鹦鹉(政治家x诗人)

*一个师傅起的傻屌题名
*欧欧西
*因为开学所以更新缓慢_(:зゝ∠)_
*欧洲啪

“诗和远方,你选哪个。”
————————————————

      “是的,我们一般都不会挑话题聊天——除非是房子相关的事。比如今天谁做饭谁做家务。”

        “那你们什么时候做一次?”情感专家问道。

         “哈……我好好的想想,这可得要追溯到拿破仑那时代呢。”我答道。

         “拿破仑时代?你确定?”坐在我旁边的臭家伙反驳道。

        我和那个臭家伙在一艘游轮上相遇的。

        啧,还要回忆起这么丢人的事情。

        那时候我不顾家人的反对离开了家,当一个流浪诗人。
         开始我还想着流浪诗人也不错,只不过是缺一个舒适的书房在其中创作罢了——我也可以在路上创作。

         总之都是一个文化的表达。

        我出走的第四天,我最终还是忍受不了无人问津的痛苦想要投入在散发着文化气息的英国伦敦的怀抱。

        可是我身无分文。

         不过我还是想去码头旁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逃票偷偷地迈出登上诗坛顶端的第一步。

        游轮粗哑又大声的声音勾回了我的神识,回过神来,游轮停在码头旁——“贝壳号”放下阶梯,人潮便涌了上来。
       
            “喂,不要把我的帽子挤飞!”我大叫道。

        可惜我还是没能逃过工作人员那一关,“先生,请出示您的票。”
         “呃……”我抓了抓脸,把头顶上的帽子摘了下来,那时我尴尬透了,不知道我的脸是否因羞愧而感到脸红。
        我突然感觉到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修斯?你怎么跑的比我还快?”一个穿着得体的年轻人用平淡的语气表示出自己的谴责,“小姐,不好意思,他是我的奴隶。”

        那时候奴隶是不需要费用的。

        我心头舒了口气,体内的因子由兴奋起来,真是太感谢他了!

         ——等等,他是谁?为什么会帮助我?心里暗暗拉起了警戒线,要时刻警惕这个男人,但是此刻的境地——得配合好他。
头乖巧地低垂着,似乎是很诚恳的样子“抱歉……主人,人太多一回过神来您就不见了。”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这样,祝你们旅途愉快。”

         然后神一样的发展,我和他在工作人员投过奇怪的目光下佯装没察觉且轻松的样子进入了他的房间。
        “你叫什么名字?”我毫不介意地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床上,把帽子随意丢在一边。

        “叫我简就可以了。”

        “噢~简。”我突然起身揪住“简”的领带,“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至于原因,仅因为我觉得你的诗写的不错,我可不想让一颗新星还未升起就被世俗的灰尘所淹没。”
        心里蓦地有几分自豪,笑了起来,在简的耳边学起了狗吠,几秒后笑倒在床上。
        ……
        “简。”
        “嗯?”
        “简。”
        “嗯。”
        “你做什么的?”
        “我—— 一个政治家。在国内毫无地位所以打算到英国再从新修炼一番。”
        “哈哈哈哈哈……”我突然又狂笑起来,笑够了又擦掉生理性的泪水“你可不可以养我?你看啊,第一,我是一个新星,第二,我可以干女佣的工作,第三,我人长得……还可以吧?”

          简被感染了似的,也大笑起来……

           “当然可以。”

           我高兴极了,兴奋地亲了亲简干净的脸颊。

【鬼使黑白】issue

就是魂:

欠 @毛毛虫杨梅 瑜瑜子的文(虽然不虐但是它也不甜)




---


黑羽在主持人的介绍中入场,坐到指定位置后看着大自己至少二十岁的女主持人渐渐换上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她不断的翻看手里后台总结出来的表,表情越来越兴奋。




“黑羽先生,今天的问题可能会很棘手,不过我相信你已经准备好了不是吗?”她将架在鼻梁上的眼睛摘了下来,开始逐字逐句的读起手中表单上的问题。




“‘一:你的初吻是在什么时候?’哇呜,这问题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喜欢。”主持人狡黠的笑了笑,黑羽可以感觉到她的皮肤保养的很好,以至于四十多岁也没有皱纹。




“我的初吻啊.....”黑羽陷入回忆。




小时候黑羽经常和月白闹着玩,过程中牺牲了初吻也没什么大不了,况且似乎都是他主动吻月白。当时的月白可不像现在这样害羞,亲个嘴还得四周看看有没有人;拉个手偷偷摸摸的拉几秒就松开。




“害羞个什么劲儿啊。”黑羽自言自语道。




“嗯?你想好怎么回答了吗?”主持人的目光死死的盯住黑羽,好像在说即使你侥幸逃脱了这道题我也会自己出别的题。




“我的初吻是在拍摄《北与南》的时候没了的。”黑羽耸耸肩,将身子靠在座背上,“为此我感到我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




“哇呜,《北与南》这部电影我看过了,很精彩。但是我好像没有看到电影中饰演将军的你和哪位女子有过亲嘴这种亲密的举动?”




“我说过是女子吗?”这次轮到黑羽笑了,“下一题。”




“‘二:你和演员月白搭戏时都想到了什么?’莫名的扯到了月白先生的身上,不过也请你好好作答吧。”主持人转动着笔杆,手指有一下每一下的叩击着桌面。




“因为《北与南》这部电影就是描述战争的,我可以亲身体会到当时战场上的残酷。我觉得战争像个吃人的妖怪,它也爱吃精美的食物,它吃掉好人留下坏人。宣传海报上怎么写来着?‘战争是死亡的盛宴。’我觉得很贴切。电影中月白饰演我的部下,看过电影的应该知道有一个情节是我为了保护月白的安全,把他临时留在了营地里,最后营地被敌人发现,月白也被俘虏。我刚开始看剧本时就一直在想我怎么这么傻把他一个人留在营地里。”黑羽笑了,嘴角弯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他演的非常好,跟他对戏我甚至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三:《北与南》中你最欣赏和支持的演员是?’这个问题有难度呢,难以作答。”




“月白。我感觉他演技非常好,为人处世的方式也很和善。”




“好吧,下一题:‘《北与南》中你印象最深的一个情节是?’”黑羽感觉女主持人问到这题明显兴奋了,她甚至不停的带有红色指甲的手缠弄着她那金色的大波浪卷发。




“我觉得令我印象最最深刻的一个片段是我把月白压在城墙下强吻,那时天还在下着雨。当然这也是最具争议的一段,但我觉得这段很好。你们可以想想看,当你喜欢的人从敌人手里毫发无损的回来时,你们就不觉得高兴吗?我倒觉得剧本写得挺合理。”




“这么说,你喜欢月白?”




“我是这样说的,剧本也有这方面的意思。等这部电影出小说版时你们会看的更清楚一点。”




“最后一个问题:‘别人都说你和明星月白很配,对此你怎么看?’”




“我自己也觉得很般配啊,我以后还会多多和月白配合,争取再出几部好电影的。”




主持人蓝色瞳孔越过黑羽看向正坐在嘉宾席上的月白,“到你回答问题了,月白先生。我临时决定不按问题表来,我自由发挥。例如你什么时候打算和黑羽先生同居等问题。”




fin


---


《北与南》这部电影是我瞎编的orz,最近在考虑要不要码一篇战场题材的文owo战争似乎就意味着血和铁,我本人真的超级喜欢这种题材——


(顺便扩列,QQ:1373840178求你们加我!)



【鬼使黑白】夜雨情怀

   *醋缸黑羽
   *设定:社会人
   *可能有点ooc
   *bug多。

 深蓝色的夜空把滴滴雨珠撒下,雨雾把五光十色的城市变得朦胧多态。月白站在天台上,两只手趴在扶杆上,凌乱的白发随意搭在身上——只有他一个人。
远处时不时响着闷雷,如同他的心情一样烦闷。

啊……也许掺杂着雨水的风能够把燥浮不定的心沉淀下来。

“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呢?”

雨势仿佛又大了一些,雨水已经打湿了月白的头发和身上的衣服,雨是没有感情的一个东西,又一滴雨珠打在月白的身上,融进了发间,融进了衣服纤维。

刚刚他和黑羽吵了一架——

“我回来了。”月白关上门后打了声招呼。
“欢迎回家——你刚刚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怎么了?应酬罢了。”月白尴尬地笑着,并不想回忆那段令人作呕的记忆。

但黑羽似乎没有感觉到月白的尴尬,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应酬,应酬有让顾客对你摸上摸下?”

“我也没有办法啊……”

“哦,我现在就去和经理打声招呼,明天让你来我那边上班。”黑羽说着拿出了手机,作势是一定要这么做了。

“你疯了!你那边的业务我不熟,而且我过去了你觉得公司里的人会怎么想?”月白突然觉得黑羽此时就像一个不顾后果的毛皮小子,他最讨厌黑羽这样。

“他们怎么想我根本不在乎!业务还可以花时间去熟悉不要紧,慢慢来。”黑羽语气缓和下来,温柔不减。

“那你是想让我重新学起,再花个十年八年咯?黑羽!你别太过分了。”

“是,我过分,那我就能特别淡漠地看着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应酬而且那个男人还对你意图不轨?”

“你自己不也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应酬吗?我有跟你像个不讲理的泼妇一样在这里吵架吗?”月白红着眼愤怒地说“好了,今天我不想和你吵,我出去兜兜风。”

怒火中烧的他猛的把门关上,委屈的心理让他的泪腺大开,视觉变得模糊不清,他把眼泪擦掉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到了天台。

月白突然放声大哭,把头埋在双臂里,企图让不好的情绪都随着眼泪的流逝而消散“黑羽你就是一个混蛋!”

“知道了知道了,我是一个混蛋,超级大混蛋——对不起。”黑羽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月白的身上,“就穿一件衬衫出门,你也不怕着凉。”

“过分!”月白往黑羽胸脯捶了一拳,“你要是什么时候能理智一点我就可以安安心心上班了。”

“好好好,我以后会让你少操心的。”黑羽瞟了一眼月白胸前若隐若现的点,把外套整了整,突然往月白的嘴唇进攻,娴熟地与其进行过招,待月白败下阵往他的身躯贴近的时候,又强劲地掠夺其空气……勉勉强强地分开后银丝还勾在一起牵连着。

“哈……你这是什么意思?”

“道歉吻……?我已经跟经理说好了,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应酬,经理会派其他人去的,能推就推,你以后和他们在一起要注意一点,乖啦~”黑羽一脸讨好的笑容。

雨停了,风还在刮着,吹走了争执。

无题【鬼使黑白】

民国paro
*预计1000字左右的短篇小说
*欧欧西
*黑哥视角
*因为要早睡,急急忙忙地写给高考生(虽然渣的一比)所以——巨短😲(抱歉
*愿你们合上笔的那一刻,有战士收刃的骄傲。

我自己的生命虽然截止到现在还说不上怎样太长,但在这不太长的过去的生命中,他的出现却更短,短到令人怀疑是不是曾经有过这样一回事。倘若要用一个譬喻的话,我只能把它比作一颗下夜的流星,在我生命的天空中,蓦地拖了一条火线出现了,又蓦地消逝在暗冥里去。但这条火线留下的影子却一直挂在我的记忆的丝缕上,到现在,已经是隔了几年了,忽然又闪耀了起来。
——《君子如玉》季羡林

       说起来还是要从三十年前讲起。那时是个初夏的晚上,在自家的庭院里。
弟弟坐在木椅上,翻阅着报纸“政府都是废物吗,竟然连一个小小的村庄都保不住!”说着愤怒地把报纸往膝盖砸去,倒了一杯茶解气。
“我要参军了。”我靠在大榕树旁,手里扇动的葵扇停了下来,仰头一看,好久没有看见这么多的星星了。
“……噢,什么时候去?”
“明天,和我一起参军吧?”
“不,我要当军医——明天。”
“嗯,在后面挺好的。”我点了点头。
          天突然下起了雨,我和弟弟赶紧进屋子“睡觉吧,晚安。”
          在这雨声嘈杂的夜里,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第二天,我和弟弟一起走出了这条长长的巷子,我希望它能更长一点,我能护弟弟的时间更长一点。出了巷子后,是一条闹市。
我往北他往南。
进了军营,我原以为会隔几年才会再见,或永远都不会再相遇的弟弟,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鬼使黑白】过家家

认真的。

鱼饵(就是魂)是个好太太。

鱼饵是个好太太。

小甜饼

轻微ooc...

23333写这个羞耻死了什么妻子丈夫xxxxx

正文:

黑羽至今依稀记得,小时候月白和他玩的过家家。
小小的月白和他对着跪坐在草席上,苍白的脸上露出向阳的葵花般美丽的笑“嗯......哥哥当什么好呢......”
黑羽突然想到了什么,痞痞的笑着“既然弟弟还没想出来,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我当丈夫,你当妻子。好不好?”
“诶?!”月白的脸突然涨起了羞色“这这这、这怎么行!”
真是可爱的让人窒息的弟弟啊。
“怎么不行啦!”
“...哼!哥哥怎么能这样子......”
后来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月白还是妥协了。
“我回来啦!”鬼使黑在房间周围转了一圈,当作是一天辛苦的工作完成了。
“欢迎回来!”白一面笑着一面拿着虚想出的茶壶,斟满虚想的茶杯“请喝茶!”
“哼哼哼~谢谢。”黑掩面把茶水喝完。一股生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月白打了个喷嚏。
他瞅了瞅天色,夜色和大雾搅拌在一起黑浓浓的,什么也看不到。“阿白,天色晚了。我们睡觉吧。”
白点了点头,两人相拥而睡。
鬼使黑回过神来,发现鬼使白早已走在了他的前头。
他追了上去“白,我们玩一辈子的过家家好不好?”

【鬼使黑白】流沙

悄咪咪放个预告看看效果怎么样2333不会坑,就是更新缓慢...

占tag致歉x楔子是和鱼饵酱 @就是魂 写的x以后估计还会有很多会这样hhhhh【毕竟卡文界大佬】

注意注意月白去世

楔子

 

除了黑羽,谁都觉得他们不相配。

可那样好的黑羽,又怎能被他拖累一生?

药片滑过食道,渐渐模糊的视线,月白努力朝着熟悉的背影伸出了手——那么的虔诚而小心。紧紧抓着一个不可触碰的梦,怕他的一个不小心,让梦从指缝溜走。

那一个“不小心”,月白还是不小心了。

人随风走,梦碎花落。

 

【薛晓】烈酒

食用须知
1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纯属巧合!(・`ェ´・)つ
2bug多orz还请各位大老爷多多担待
3.轻微ooc求dalao轻怼23333(¦3[▓▓]

正文:
晓星尘啊——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不会醒来?
——题记
你生前,是我唯一的慰藉。如今你死了。我该如何是好?
薛洋突然想着,饮了口烈酒,突然想吃糖。自从晓星尘死后他嗜糖的习惯也淡了不少。
影子由烛光拉长,在焰火旁摇摆不定。他突然把酒壶放下,疯一般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啊——”眼泪却滑了下来。声音一转,化为哭声。
——晓星尘,我想你啊。晓星尘,你可曾想过我?怎么不给我托梦?哪怕是对我说恶心之类的话也行啊。
(这段是梦别搞混了_(:3」∠)_)薛洋酒醒了,头还是有点疼。他起身发现自己躺在软硬适中的床上。只见一袭白衣走了过来,这让薛洋瞪大了眼睛——是晓星尘。
“醒了?都和你说多少回了,不要喝酒。你看,现在头还疼吧?我给你做了解酒粥,快趁热喝了。”

晓星尘怎么会在这里?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不喝了。道长,”薛洋压下疑惑,顿了顿“你喂我好不好?”
“噗嗤,你都多大了还是老样子,小孩子心性,不知羞。”晓星尘嘴上说着薛洋,可手却拿起了勺子盛了些粥放到嘴旁吹温,喂给了薛洋。

如此一来,薛洋就可以更好地看着晓星尘“怎么老看着我?”晓星尘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多看你几眼。”这样,我就能牢牢地记住你的模样。薛洋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不一会儿,粥就见底了。晓星尘正欲起身洗碗,却被薛洋拉住衣袖

“别走,求你。”

“好,我不走。”晓星尘把碗放在桌子上,任由薛洋摆弄。

薛洋突然把晓星尘拉过来,把他压在身下。

“你这是做甚?”晓星尘问。

“能不能不要离开我。”薛洋的眼泪扑朔扑朔地掉了下来,滴在晓星尘的脸上。

晓星尘伸手拂去薛洋的泪“别哭,男子汉大丈夫——毕竟,错不在你…”晓星尘这句话如蚊子般叮咛,只待逐渐化为星尘归去。不过薛洋听得很清,于是他大喊道“晓星尘!”企图追寻他。
意识清醒后他坐立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满脸汗水。
fin-